清河网

搜索

[历史] 开辟宏毅县三区的斗争[含2P]

[复制链接]
清河百晓生 发表于 2020-5-2 12:06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清河百晓生 于 2020-5-2 12:08 编辑

恶劣的斗争环境

宏毅三区原属清河县四区,后属清江县六区。这里是斗争环境非常恶劣的敌占区,不仅距县抗日政府经常活动的地方远,而且隔着敌人的数道封锁线。它的东、南、北三面紧靠敌人的公路。公路上敌人的据点、炮楼林立。东面有焦堂、田庄炮楼;北面有梨园屯、大堤、王官庄等据点、炮楼;只有南面的高庄炮楼据我们稍远。全区距敌据点最远的村庄也不过七华里。我们正处在敌人包围圈的口袋底上。
我到这个区前,纪开明同志任区长。一次遭敌包围,区长和区委书记突围时壮烈牺牲,大部分同志被俘,区政权被摧垮。接任纪开明区长的是杨宏达,但他经不起严峻的考验,贪生怕死,不久叛变投敌,成了中华民族的败类。杨叛变后,县政府派去协助工作的王子经、黄秀涛两位科长不幸被捕,十几名区子弟连的战士被迫转移到企之县二区一带活动。全区的党员、干部、群众人心慌慌,抗日的情绪极其低落。县委派我接任这个区的区长工作。

开辟宏毅县三区的斗争

开辟宏毅县三区的斗争

恢复抗日政权

清江县委领导简单地向我介绍了这个区的情况,鼓励我要有勇气,敢于坚持斗争。并告诉我去后可以依靠魏路口的李华周、王家洼的温有贵、大堤的赵兰三位村长,和孙家庄的陈普彬、大堤的赵晋伯两位进步士绅,打开被动局面,开展抗日工作。
我到这个区以后,在李华周和陈普彬等人的帮助下,很快与不少人取得联系,我们共同研究制定了开展工作的方案。首先召开村干会、士绅会、群众会,宣传党的抗日政策、战争形势,坚定大家抗战必胜的信心,稳定群众的情绪。其次动员群众参加抗日活动,恢复健全抗日区、村政权。特别是加强区武装子弟连的建设,壮大抗日力量,逐步开展对敌人的武装斗争。在广大党员、干部、进步士绅和群众的支持下,区村政权重新恢复工作。我们又成立了区公安队,不久区自卫大队部、妇救会等组织陆续建立起来。

开辟宏毅县三区的斗争

开辟宏毅县三区的斗争

对敌展开武装斗争

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,区子弟连很快发展到50多人,部分村游击小组也建立起来。我们开始向敌人展开武装斗争。
1942年春的一天,我们得知一小股伪军外出扫荡路经秦洼,便派区子弟连和村游击队埋伏在秦洼村西,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,缴获敌人的8辆自行车。这虽然是一个小小的胜利,但它鼓舞了战士和广大抗日群众的斗争情绪。
为了狠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,我们连续镇压了叛徒巩某某(魏庄人)和个别为非作歹的土匪、毒品贩子。特别是活捉死心塌地为日寇效力的日本翻译任殿柱,大长抗日军民的威风,使敌人闻风丧胆。
田庄据点有个日本翻译叫任殿柱,东北人,他为非作歹,敲诈百姓,经常带领日伪军搜捕抗日人员。我们决心除掉他,杀一儆百。通过陈普彬侦察,我们利用任殿柱新婚之际,抓捕了这个坏蛋,送交四军区处理。从此,抗日活动更加活跃起来。

敌人疯狂地反扑


1942年10月,宏毅县成立,清江六区划归宏毅,改为三区,原建制不变。
敌人遭到抗日军民的连续打击后,穷凶极恶地向我刚刚恢复起来的抗日政府、武装组织反扑,妄图一举消灭我们。王官庄伪军司令王少田,又名王老杂,在其日本主子授意下,于1942年冬季,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偷袭、围剿。一次,区政府和区子弟连住在梁洼村,准备天黑后转移三十里庄。王少田得知这个情报,在三十里庄设下埋伏,企图一网打尽。我们从梁洼刚出发,忽然连续接到李华周、陈普彬两人送来的两份情报,得知敌人的计划,立即改变转移地点,避免了一次严重的损失。
又一次,我们为了扩大抗日影响,决定深入到敌人据点附近的左家庄活动。为了安全,我们调李华周的游击小组配合区子弟连和公安队一起行动,又和在邵固附近活动的四军分区的一个连队取得联系,请他们做好接应的准备,预防不测。我们半夜进入左家庄,当地群众因受日伪反动宣传的影响,不敢接应我们,纷纷外逃,劝阻不止,惊动了周围的敌人。拂晓,敌人包围了左家庄。村北的游击小组先和敌人遭遇,因为有青纱帐,搞不清来了多少敌人。我们决定边打边向西南撤。刚刚出村,遇上敌人的骑兵,又是一阵激战。幸好常指导员、王连长带领接应部队及时赶来,打退了敌人,我们才冲出包围圈。这次突围,我们牺牲了6名同志,重伤1人,轻伤2人,被俘1人。这是我们遭到的最大的一次损失。

恶毒的“反正”阴谋

王少田一次一次地对我们进行围剿都失败了。但他并不甘心。1942年冬末,又扬言“反正”,并多次捎信要和我谈判。王少田的“反正”消息传遍全区。我没有理睬他。敌工干部倪冠体认为应该和王少田谈判。我犹豫不决,请示了县委,并向四军分区敌工科做了汇报。上级认为在必要时可以派代表去探明虚实,但不同意我去。有一天,赵晋伯和吴明三到区里找我谈王少田“反正”一事,我说明上级意见,吴三明自告奋勇,说他可以利用与王的老婆熟识这层关系去王官庄探个虚实。我不放心,又和毕存宽(子弟连长)、赵晋伯等人分析了对付王少田的方法,才决定让吴明三去王官庄。第二天,吴明三到了王官庄,不幸被王杀害。王少田的“反正”阴谋彻底暴露了。
“借刀杀人”,敌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。当地有个封建宗教组织红枪会,每个村子的群众差不多都参加了这个组织。王少田暗中收买十二连洼红枪会的总会长孙一峰(孙家洼人),指示孙与抗日政府制造摩擦,挑起事端。一天夜里,我带区子弟连去孙家洼捉一个伪军,返回时突然得到情报,孙一峰带领红枪会一部分会众,在孙洼村南设下埋伏,企图袭击,我们改道撤出村子。孙一峰公开与抗日政府对敌,我们就逮捕了他。这时,红枪会中一部分坏人击鼓聚众,煽风点火,各村不明真相的会员手舞大刀、红缨枪呐喊追杀我们。我命令战士不准开枪,不准伤害一个群众。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各村抗日村干,进步士绅急忙赶来,劝阻了群众,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流血惨案。不久,我们通过群众大会处决了孙一峰,王少田的阴谋又一次被我们粉粹了。
开辟三区的斗争使我深切体会到:革命事业只要深深地扎根于群众之中,依靠人民群众,就能冲破任何艰难险阻,无往而不胜,否则,将失掉一切。


(作者:李贯三,又名李子才,临西县人,1942年任宏毅三区区长)
转载自《宏毅县革命斗争史》(1987年版)
来源:方志清河





欢迎访问清河网(www.qinghe.cn),点击个人资料,可以修改自己的个性签名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